宜宾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 > 正文内容

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_ 第2412章 谁的杀心都不容易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宜宾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想的容易做出来难,这是一句老话,同样也验证了一个道理。

    风绝羽有些不懂了,而围观的一众精锐更是满头雾水,这就是聂、项二师不让他们开口,不然的话,现场早就乱套了。

    这段话他们明白,包括楼上的聂、二师也懂,但当是懂没用啊,如何着手,才是关键。

    风绝羽想了办法,一声没吭的摇了摇头。

    杀神道:“你已经说了,先收气,后敛意,再问心,终失心,才谓之无心。那么反过来,意生气来,便是念之体现,而问心一举,便是心生念的过程,这么说,你懂吗?”

    “哦我好像懂一点了。”风绝羽一听,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反过来推,有心生念,念头有了,修士才会想着我的意在哪,用意调动气,再把气释放出去,这是一个完整且正常的流程,但是按照杀神的想法,这个流程就是心与念的推进过程,往后才会产生种种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在心所想之后,断绝了念头的出现,但又不影响自己的行为,对吗?”风绝羽尝试性问了一句。

    “嗯,现在你可以随便问了,因为我已经说完了。”杀神接着道:“你说的没错,但可以这样理解,心有所想,便已足够,为何还要念头产生,并促成种种行为呢?”

    这是一个反问,众人顿时懵比。

    这尼玛说的是啥啊,怎么听不懂呢?

    一万精锐满头雾水,越听脑袋越疼,而在楼上,聂人狂和项破天却是眼冒青辉、余光万里。

    “靠,老聂,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啊,这么简单的道理,咱们怎么就想不明白呢?”项破天极是佩服的对聂人狂说道。

    而聂人狂则是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想不明白,是做不到,就如你刚刚说出来的这番话,你明明由心而发,但为何要说出来?能懂吗?”

    “靠?不懂,那我不患上羊角风的患者要吃什么药物进行治疗呢?想,怎么说啊?”

    “这就对了,杀神能做到的,就是他心成,却不想,但举动已然说明了一切,这就是三招杀人技的真正窍门。”

    项破天一脸懵比:“心成,不想?这能行吗?”

    “得练。”聂人狂用两个字概括。

    而这时,风绝羽也明白了,瞬间通透:“我懂了,有心足矣、何必成念。”

    “聪明。”一向不怎么夸人的杀神满口赞辞,然后道:“拿起剑,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啊?开始,怎么开始?”风绝羽瞬间懵了,总觉得自己说话和杀神的对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练。”杀神又开始言简意骇了,但他挺照顾风绝羽的进行补充说道:“三招杀人技,十步距离最短,也是最容易的,百步稍难,千步最难,你先从十步开始,十步杀心,心成杀人,你的目标是我,位置随便你挑,杀了我,你就练成了?”

    “什么?”

    这一嗓子,可不仅仅是风绝羽喊出来的,而是在场所有精锐异口同声的喊出来。

    楼上的项破天眼珠子差点掉地上:“妈的,老聂,我没听错吧,杀神那个家伙让风小子杀他?”

    聂人狂眼神一黯,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们在杀人方面跟杀神之间的差别,他为了修炼,可以连命都不要,我们不行,因为即使你有此心,却奈不住对生命的热衷,而他,可以漠视生命,甚至是自己的命,一样可以。”

    项破天脑门上开始沁汗,狂流:“奶奶的,杀神就是疯子,我这辈子都不想跟他为敌。”

    聂人狂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忆瞬间定格在六千年前那段峥嵘岁月,叹道:“是啊,世间有谁想和他为敌,没有,一个都没有。”

    “那是因为跟他为敌的都死了。”项破天咬着牙说。

    “呵呵,有活着的。”

    “有吗?”

&nbs患上癫痫病3年了,请问应该要怎么治疗呢?p;   “有!但是那个人逃了一辈子,你猜最后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

    “呵呵,做梦吓死的。”

    “妈的。”项破天觉得牙根疼,咬了咬牙。

    值此一时,流光殿所有人全部止于死寂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绝羽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让我杀了你?”

    杀神平生第一次在风绝羽面前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说道:“呵呵,如果可以,我认。”

    “这不行,这怎么能行呢?”风绝羽连连摆手,心道,我杀了你,我用谁去啊。

    可是杀神却是板起了面孔,一脸的严肃道:“你若是没有杀人心,我教不教都没用,学不学,给句痛快话,学就动手,不学就到这了。”杀神说完,便要往外走。

    “哎?你别走啊,我学,学还不行吗?”风绝羽一寻思,反正我也够呛能干掉他,那就杀呗,谁怕谁?

    然而他想的简单了,杀神收住脚步站回了原先的位置上,道:“刚刚我的话没说完,你现在是修炼杀人技,所以一切都要逼真,而最逼真的逼真,就是真实,所以我现在是你的敌人,不是假想敌,是真正的敌人,你刺我一剑,不成,我杀你,来吧。”

    说完,杀神身子一正,浑身气势皆无。

    咕噜!

    广场上,咽口气的声音一个连着一个的响了起来,风绝羽脑门上的汗都快淋到腰上了。尼玛,不会吧,练个剑,还玩命啊。

    一万精锐不敢说话,也说不出话,原因很简单,他们都被杀神的另类思维给吓懵了,这尼玛是传功吗?这不是找借口杀人玩吗?

    唰!

    一万双眼睛,齐唰唰的看向风绝羽,那眸子里的情感,无不述说着“你太倒霉了”几个字。

    “学不学,最后一次机会。”见风绝羽咬着牙没动,杀神板着脸又问了一句。
长春市成方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疗好吗?
    风绝羽无比的纠结,是啊,遇到这种情况,再好的脑子恐怕也拐不过弯了。

    “学。”过了许久,风绝羽终于坚定了信心,他不知道杀神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办法,但他知道,杀神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好,开始。”

    杀神说着,背过身去。

    而风绝羽提着那把破剑却是犹豫的没有动手。

    但这次,杀神没有催促,而是背对着他说道:“先冷静下来,想一想刚刚我传授给你的窍门,结合无心之境,逆向思考,其实不难。”

    风绝羽竖耳聆听着,其实脑子却是乱成了一锅粥,他开始回味杀神传授给他的技巧,先起杀心。

    但若是仇敌,杀心易起,可是面对杀神,他怎么做到下死手?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根本做不到。

    “调整心态,杀人很简单,我想杀,便杀了。”杀神再次提醒道。

    而即便是有了如此多的提点,风绝羽还是在广场上站了足足三天的时间,到最后,仍旧没有出手。

    而这三个,一万精锐也在旁边陪着,别看他们什么都没干,但这三天下来,几乎所有人都虚脱了。

    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这点,风绝羽也不例外,而就在他自以为调整好心态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背对着他的杀神来了一句道:“行了,第一次尝试,你失败了,你已经失去了杀我的机会,休息一炷香时间,再开始。”

    呼!

    这般话一出,一万人像魂飞了似的全部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看到一万精锐如此无能,一直眼晴里不揉沙子的聂人狂和项破天都没有训斥,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三天的时间,几乎要比一万精锐殊死对抗十天还要累。

 &脑癫痫如何治疗nbsp;  一个人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往往最无法承受的不是身体上的伤害,反而是精神上的压力。

    三天的时间,所有人的精神都被杀神给压垮了。

    当精神放松下来,风绝羽感觉自己就像严重脱水似的浑身毫无力量,而杀神也没有任何褒奖和贬低,一个人落寞孤单的走向二楼,把风绝羽一个人扔在了流光殿里不管不问,任凭他自己去恢复。

    上了楼,项破天看向杀神的目光变得跟以往截然不同,那种晦涩的小眼神里面充斥着极度的恐惧,怔怔的看了杀神半天,项破天红着脸骂道:“妈的,杀神,我决定我收回之前说过话,我要是重生了,才不找你切磋,你就是个疯子。”

    杀神眨了眨眼,一句话没说,坐了下来。

    这时,聂人狂走了过去,坐在杀神的对面,问了一句颇具深意的话:“那小子怎么样?你感觉。”

    杀神隔着境门望了一眼风绝羽,淡然的说道:“他不错。”

    项破天像个精神病似的凑了过来:“哎,说说,怎么个不错法?”

    杀神瞄了他一眼,道:“我当年悟出这个窍门的时候,杀了一千五百年的人,杀心已成,但当时为修炼此道,站在我师父的面前,站了一天。”

    “你师父?”项破天瞪了瞪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想对你师父动手?”

    杀神诚肯的说道:“我就想知道,我下不下得去手。”

    “”项破天万般无语,然后问道:“那后来呢?”

    “我说了,站了一天,然后我崩溃了。”

    “尼玛”项破天一拍脑门,晕倒。

    聂人狂满脸苦笑:“唉,谁的杀心都不容易啊。”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vfg.com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