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图片手机 > 正文内容

殊途同归:阴阳路漫漫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507章 正面出击 为11800钻钻加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宜宾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心里虽然各种腹诽,但是我脚步却没有停,跟着那些个脚印不停的冲着一个方向走,直到听见了‘吱呀’的类似动物群居的叫声,我才小心的停下脚步,把着一棵树干。小心谨慎的探出了头……

    那是什么东西啊。

    林子里面是个貌似山洞的洞口,洞口前有两个高大的能有两米多的长满白毛的巨人,一个有乳房一个没有,应该是一公一母,它们的毛特别的长,几乎都是柔顺的耷拉在身上的,这玩意儿肯定保暖,我心里暗自的想着,我使劲儿的抻着脖子看着,但是手脚却又长得跟人一样,没错,还是肉色的,光溜溜的没有毛。直到脸转过来,我直接捂住了差点惊叫的嘴巴,好大的一双眼睛,通红的如同牛铃一般,大鼻子就跟香蕉似得,耷拉在脸上,反正挺丑的,还吓人。多看一眼我都受不了,这肯定是那种未知的灵长类的动物,心里各种唏嘘,这就是山魈啊,乖乖。我这辈子可真没白活啊。

    好像是一家几口。因为洞口里陆续又出来了两个小家伙,一个不高,也就是个六七岁小孩儿的模样,鼻子应该是没长成,还只是支出来的一截,应该可以确定,攻击文叔的就是这个小家伙,另一个还只会爬,按照人类的年龄区分还是小婴儿的模样。他们在山洞前团座,嘴里吃着好像是坚果一样的东西,我挠了挠头,这我怎么去弄血啊,这一家人给我造了都够呛能吃饱啊!

    那个婴儿状的小山魈很调皮,它喜欢到处的爬,我看着那两个大的发出吱嘎的声音厉喝着它,按照我对语言的理解,秉持着万物想通的法则,应该是训斥这个小的别这么淘气,但是……我脑子里却登时‘叮’了一下,大的我弄不过,那个七八岁的我也弄不过,这个小婴儿正好啊!

    眼看着他往我这边爬,我不禁有些激动,头往前凑了凑,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我希望自己可以在不引起大的注意情况下把小的勾引来,说的难听点,我在偷人家孩子。

    别说,也许是冥冥之中有老仙儿帮我吧,那个小的特别上套的就冲我的方向爬过来了,但是它好像没看见我,只是胡乱的爬着,我扫了他爸妈他哥一眼,趁着他们正在一家人愉快的用餐的档口,稍微的加大了一点声音:“簌簌!簌簌!!!”

    那个小家伙注意到我了,他的头微微的向我看着我,圆溜溜的眼睛里微微的透着疑惑,他的眼睛还是粉红色的,小鼻子也才露头,别说啊,大的挺磕碜的,小的还挺可爱的呢,一见他看癫痫主要检查什么见我了,我就有些激动的伸出手向他招着,嘴里发出呼唤小狗之类宠物的声音:“小宝贝儿,咗咗咗……快来,快来……”

    后背真是一层一层的冒冷汗了,我一手招着,一手悄悄的伸进兜里拿出匕首,脸上的表情尽量亲切可人,:“宝宝啊,宝宝,快点过来……”

    我想好了,只要割破他的手指,稍微混合点雪,我就搞定了,反正雪也化不了,带回去应该没问题的。

    那个小山魈迟疑的看着我,不管是成精的还是人,只要是小的,自然都是有好奇感的,也许他是觉得我是我怪蜀黍,或者是神经病吧,所以它就停在原地,没有往我这边儿爬,我急的不行,眼睛还得盯着那几个大的,嘴上小声的说着,“快来啊,咗咗咗,有好吃的……”

    好贱啊,我感觉自己,但真的没办法,要是正面交集的话我真不是不知道能不能沟通的明白。

    还好,那个小山魈又继续往我这边儿爬了,我嘴里发出惊喜的哎哎的声音,眼看着它爬近面了,实在是等不及随即冲了出去,一把将它抱了起来,小家伙瞬间惊吓,小手挠向我的同时发出了一记尖利的“嘎!!!”

    它的力气很大,我差点就没抱住他,胳膊上用全力的圈住它,转身刚要跑,他爹妈随即起身就一脸愤怒的向我奔了过来!

    我吓得连连的后退!心一横,一手拿着匕首直接冲向小山魈的脑袋看着奔过来的大家伙,嘴里大喝一声:“别动!!!”

    “嘎嘎嘎!!!”

    小家伙发出尖利的不成音符的东西,他的家人却在我的不远处直接停住了脚步,眼睛里的红光慢慢的变深,一股浓郁的危险气息透着几米的距离直接传了过来,我左手死死的抱着小山魈,右手拿着个匕首还冲着它的头,它的力气虽然很大,但是它太小了,还算是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再加上皮袄穿的厚,它实在是咬不透我的衣服,我脚步微微的退着,眼睛直瞪着那几个大的,心里却在默念着罪过,怎么就被我搞成这个样子了呢!!

    那个好像是母得山魈看着我吐出一大串我听不懂的话,但是愤怒的眼睛应该是再警告我再不放手他们就生吞活剥了我,我看着他们对着我弓起身子,柔顺的白毛都炸了起来,说不害怕,那是我吹呢,虽然我手上有个人质,但这情形,我真是不占一丢丢的优势。

    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我可以解释!!”我大喊了一声,脚步还在后退:“我只要一点血救人!不会打扰你们的!!”

    它们步步紧跟,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小的,明显的好战分子,看着我牙都呲呲了起来,一副用不着他父母出手,他一个就能把我给灭了的模样,我估摸了一下距离,他们肯定会蹦的,几米不算是远,肯定会一跃过来就给我灭了的!

    就在这儿千钧一发之际,我抱着小山魈直接跪了下去:“我真不是想伤害你们的!是你们伤人在先的,我就借一点血!就借一点血啊!!!”

    我喊的喉咙都要破了,它们几个山魈却忽然停止了攻击状的动作,而是一个个站直身体,眼里的愤怒的红慢慢的褪去,脚步微微的后移,看着我的眼神还有那么几分惊恐……

    这什么情况,我怔了怔,我这一下跪还给他们吓到了?

    “我真的只是借一点血的,一点点就好,不会伤害你家孩子的!”我嘴里还在说着,但是它们却连连的向后退去,步伐一致,看着我的眼神越发惊慌,我有些纳闷,站起身来看着它们:“你们……”

    “嗷吼~~”

    身后忽然传来叫声,我心里咯噔了一声,不会吧,木木的转过脸,喉咙直接抽动了一下,抱着的一直想跑的小山魈又‘嘎’的叫了一声,这下子它不挣扎了,而是手上利索的拉开了我皮袄的拉链,一头钻进了里面,我嘴巴微张的看着正在走近的庞然大物,通体黝黑,穿着我熟悉的V领毛衣,那双饥肠辘辘的眼睛赤裸裸的告诉了我它的野心,转过脸,那几个大山魈居然在这个时候蹭蹭蹭的上树直接跃到山洞后面的林子里……跑了。亚东岛弟。

    你大爷的!你们也有怕的啊!用不用跑的那么快啊!!

    我真是有一种即将吓尿的感觉,皮袄里的小山魈开始瑟瑟的发抖,我看着走近的黑熊脑子里想了一万种对抗的方法,瞄了一眼手里战斗力不佳的小匕首,一个想法跃然而上,那就是,跑!!!!

    转身我就跑啊!

    那个小山魈自己特别会找地方,这个时候它大概是也是知道它的父母兄长已经弃它而去先行逃命了,所以它在我的皮袄里面,双手还死死的抱着我,这让我跑起来的感觉就像是个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想想我马娇龙的二十多年人生,不是被狗撵的跟王八犊子似得,就是被熊追治疗儿童癫痫病吃什么药最好的跟拼命三郎一般,这种惊心动魄的人生还真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刺激啊!!

    “嗷吼!!”

    那个黑熊在我的后面吼叫了一声,随即不急不缓的追着我,我每回一次头,它就在后面,再回头,它还在后面,我真是被它感动的都想哭了啊!你用不用那么执着啊,我感激你把那几个山魈吓走还不成吗,咱能不能不非得开回荤啊!我最近消化也不咋好!肯定味儿不咋地啊!

    跑的最后,我开始上不来气儿,感觉胸口都要炸了,那个小家伙倒是挺安逸的待在我的皮袄里,还把脑袋伸出来睁着粉红色的眼睛懵懵懂懂的看着我,踉跄的又迈了几步,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回过头,看着身后不远处悠闲的跟着我的黑熊,我忽然明白了,它是在溜我……

    现在我对它来讲就是唾手可得的食物,就像猫抓耗子并不急着吃一样,它同时也喜欢跟耗子玩儿上半天,现在这个熊对我就是这个感觉,它溜我,看似在陪在这儿深山老林里玩儿,实则也是在等我精疲力竭的时候安逸的给我造了。

    我拄着膝盖远距离的跟它对峙,脑子里不停的继续翻腾着对抗一些动物时的自救方法,忽然想到一个,对了,装死,好像装死是个路子,不过我怀里还有一个啊,我能装它也未必啊,而且这熊撵了我一路了,谁知道它是不是个情商高的,知道我装,我正好不就送到他嘴边束手就擒了?

    怀里的小家伙有些惊恐的又吱嘎的叫了两声,我隔着皮袄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儿,别怕啊,我想办法呢。”

    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吧,反正我是尽力的交流了,它的小手紧紧的扯着我皮袄里面的羽绒服,我知道它再怕,它怕我给它扔下,看着黑熊慢慢的走近,我扫了怀里的它一眼:“抱紧我。”

    说着,我慢慢的弓起腿,手上紧握着那个匕首,眼睛直瞪着那个晃荡过来的黑熊,大爷的,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惹急眼了我就跟你练练!!

    那个黑熊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作战状态,再走到我身前的十几米处,两三百多斤身体忽然立了起来,大嘴一张,尖利的牙齿暴露无遗,发出一记高亢的“吼!!!!”

    震得一些树上的雪开始簌簌的落下——

    吓唬我?!!

    我绷紧身体,眼睛上翻,嘴唇青紫,这是患上什么疾病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啊!!谁不会喊啊!!!来啊!!来啊!!!!”

    黑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眼底被我撩拨起来的怒火无比的清晰,我握紧了手里的匕首,满心就一个想法,过来就插它的眼睛,姑奶奶就不信了,鬼我都不怕我怕你这么个畜生!!!

    ‘吼’!~的又叫了一声,它朝着我冲了过来,硕大的体型震得树上的落雪哗啦啦的往下落着,我头皮一紧,大叫了一声:“啊!!”握着那把匕首随即就迎了上去!这辈子我都要佩服自己的壮举,居然正面带着个累赘跟黑熊PK!!

    小山魈吓坏了,它的头紧紧的埋在我的胸口,我感觉到了它的发抖,但是却没办法多去安慰,眼瞅着到了身前的黑熊,它的大爪子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挠,皮袄登时被它抓破,小山魈惨叫了一声,后背居然一同被黑熊挠破,粉色的血顺着白毛直接涌了出来,我左手一楼,身体护着它,右手的匕首对着黑熊就刺了下去!

    “吼!!!”黑熊怒了!扑到我的瞬间就像我的脖子咬下,我微微的侧身抱着山魈,另一只拿着匕首的手还在不停的挥舞“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当时我真的没有哪疼哪不疼的感觉了,全心就是一个信念,别让这熊伤了我怀里的山魈,也许可能是潜在的那种母爱作祟吧,这个时候我反倒没把它当成个外来物种,而是一个纯粹的依赖我的孩子,再加上我被黑熊扑到后就开始被它激的眼红,整个人都是癫狂的状态,那个匕首被我握在手里,一下一下不停的扎着它!基本上也不知道是哪儿了,逮着哪儿扎哪儿!

    直到黑熊的攻击停止,我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全都是血,那个黑熊的脸上也都是血迹斑斑,它等着我,嘴里还在发着闷哼,我躺在地上瞪着他,嘴里还在怒喝:“来啊!来啊!!!”

    黑熊居然起来了,它看着我,慢慢的后退,我咬牙切齿的坐起来,吸着鼻子死盯着它:“上啊!你给我上啊!!”

    从始至终,那个黑熊的眼睛都在跟我对视,直到我爬起来,黑熊这才转身,脚步加快,居然,跑了?

    我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没动,一手抱着小山魈还保持着一个战士叫嚣的姿态,直到那个黑熊跑的连影儿都没了,我才腿一软,直接坐到地上,嘴一咧,“他奶个腿的,吓死我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vfg.com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