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单品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2566章 拦截楼薛夫妇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宜宾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李飞觉得自己很无辜,心想自己也是关心他,他发这么大火干什么。这身上的伤又不是他打的,何必呢……

    正当李飞觉得自己很无辜,并且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这种表情之后,李东强就问他到底瞒着他什么。

    “你现在最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否则到时候我要是查到了你的头上,你可别怪我下手重。”李东强一边忍着痛一边问他的儿子李飞。

    李飞支支吾吾地半天也不肯说,最后直接说道:“关我屁事,都怪你自己不当心,我去睡觉了!”

    李飞本来想逃,结果李东强一个箭步就上去拦住了李飞,“小子,别以为你爸受了伤你就能为所欲为了,刚才的问题,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家泄露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跟你有关!”

    “我是个警察,警察总要填档案的吧。当初我做警察的时候也没想这么远啊,直接把咱家的地址填上去了,我怎么知道段飞和龙组的人居然还能查到我的警察档案去?”说完了李飞也觉得很懊恼,“如果你非要把家泄露的事情怪在我头上,那我也无话可说,的确就是我泄露的,怎么地吧!”

    李东强听完李飞这话,二话不说给了他一耳光,“小兔崽子,你他娘的做错事了居然不知悔改,反而理直气壮?难道我不该怪你?我他娘的当初叫你去做警察了?我不是极力反对的吗?要不是你以死相逼,我会同意一个黑社会的儿子去当警察?啊呸!”

    李飞就怒了,心想自己在警察局有什么不好,什么事情都能提前知道,据点出了事他还可以提醒自己家里防范着点啊。

    “好了,我们都冷静下来。如今这个家泄露,我留在警察局的档案是一回事,但是如今段飞和龙组的人贵州癫痫病医院知道又是一回事。就像你之前说的,这个家又不是我们真正的据点,他们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大不了换个地方就是了。我们的杀手分散得这么开,怕什么呢?”李飞表面上满不在乎地说道。

    怕什么?以前有古伯在,有死亡气瓶在,他们的确是没什么好怕的。可如今,古伯死了,那就意味着死亡气瓶断了货。没了死亡气瓶他们还拿什么跟段飞斗,跟龙组的人斗,更何况段飞根本就不怕死亡气瓶。想到这儿,李东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李飞注意到自己老爸胸前和背后的伤口都在出血,而且出血量还挺大的。但是他觉得自己老爸好像根本没注意到这点,他似乎在想什么东西。等到李东强意识到自己还受伤的时候,他已经快休克了。李飞只好连夜把自己的老爸送进医院。

    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

    护士把李东强从急救室里推出来,身后冒着一脸疑惑并且一直在沉思发呆的是医生。

    李飞看到自己老爸被推出来,赶紧走过去问伤势严不严重。医生当然回答很严重,但是医生又把李飞拉到一旁问道:“伤口已经缝合好了,但是这伤……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倒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刀口啊,害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伤口给缝好。”

    李飞看着医生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医生见李飞没有解释,反而先问他,心里的疑惑就更加深了,“你没看过你父亲的伤口?化开的口子莫名被掀了一部分的皮肤组织,所以缝合的时候要植皮才能缝合好。”

    李飞的眉毛歪了歪,心想龙组的头儿还是有点意思的,等会儿还是等自己老爸醒了之后再问问他到底什么情况好了。

    “好了,既然我老爸已经没什么事了,那就谢过医生了。”李飞跟着护士回到了病房,先留在医院观察李东药物治疗能治好癫痫疾病吗强的情况。

    医生又是满脸的狐疑,他本来还想问问他知不知道他父亲是被什么刀伤的,他不说,反而让这个医生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情。

    “嘿,钩刀?天底下有钩刀吗?能把皮都掀掉的刀还真是厉害了。”医生在手术室门外自言自语。

    医生站在手术室门口迟迟不动,要不是他手底下的小护士推了他一把,不然他还得站在那儿自言自语呢。

    “楼听雨,你想什么呢?”薛琪走过来推了一把楼听雨,接着把自己两只手插回裙子口袋里,“话说你刚才做手术的那个人好可疑。”

    楼听雨歪着头把薛琪拉到自己的办公室,“不是说了在医院里要叫我楼医生吗?不长记性?小心我回了家弄哭你!”

    薛琪猫着眼,不屑地看了一眼楼听雨的下身,接着把视线拉回来,“就你?弄哭我?”薛琪摇了摇头,“我还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你弄哭我,还是我弄哭你呢。楼听雨,不要以为你是医生我是护士你就长能耐,记住,我可是你老婆!”

    楼听雨真是怕了这只母老虎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刚才说那个人很可疑,可疑在哪儿?”

    薛琪一屁股坐在楼听雨的椅子上,舒服地眯上了眼,“刚才你缝合伤口的时候觉得不对劲,虽然咱们俩离开了组织好几年,但是对人和事的灵敏度还是不减当年啊。”

    楼听雨转过身倒了杯茶,重重地放在办公桌上。这一举动吓了薛琪一跳,她站起来问道:“你什么情况,干嘛这么用力,这杯子要是被你震碎了该怎么办。”

    “我们不是说好不再谈组织的事情了么,既然已经离开了组织,就不再是组织的人,也没必要再把组织挂在嘴上。还是说,几年前你跟我离开组织很不甘心手术能治好癫痫病吗?”楼听雨难得这么严肃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薛琪。

    薛琪一时间哑口无言,要说不甘心,她还真是挺不甘心的。她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人,性格也比较活泼,一下子跟着当时的男朋友楼听雨离开了组织还真是有些不甘心。组织多好啊,做个任务,轻轻松松就能完成,接着就回来接下个任务。非常适合薛琪的节奏,只是现在……

    哎,自己老公怎么当初就这么犟脾气,看着毛一华退了他也跟着退了呢?害得自己也跟着退了,想来想去那个决定做得真的是很错啊。

    “我不就是说那个人有问题吗,你又扯到组织的事情上去了。咱们退了好几年了,龙组又不是你想回去就能回去的,还有什么话好说?”薛琪就说了。

    楼听雨是听明白了,薛琪这话里很明显的意思就是说她当初跟他退出龙组很后悔嘛。

    “对,龙组的确不是你想回去就能回去的。既然当初你跟着我退了,现在就别后悔。”楼听雨很生气。

    薛琪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你别想太多。明天晚上妈叫咱们回去吃饭,咱们已经一个礼拜没回去看我爸妈了。”

    楼听雨点了点头,不再说下去。

    只是这会儿他们没想到李飞就在门外,并且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李飞这会儿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原来给他爸缝合伤口的人以前居然是龙组的,呵呵,那这两个人日后会自己会不会有用呢?李飞重新回到了李东强的病房。

    “爸,我本来是想给你去问一下伤势,你猜我听到了什么?”李飞问已经醒了的李东强。

    李东强一言不发,心里还在埋怨为什么李飞把自己送到这种大医院来。

   商丘市羊癫疯医院电话号码 见自己老爸一言不发,李飞只能自己开口了,“给你缝合伤口的那个医生和护士以前居然是龙组的,你说巧不巧,随随便便都能碰上龙组的人。”

    李东强听到这个就来了兴趣,“哦?可信?”

    “他们聊天的时候讲到的,总不可能是故意讲给我听的吧。”李飞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有意思了。”李东强笑了笑,“把这两个人抓起来,日后对我们肯定有用。你去调查一下他们的底细,如果可以,直接拿下。”

    李飞听完之后就出了门,李东强则是拔了自己身上的管子,离开了医院。

    等楼听雨和薛琪想来再给李东强检查一下的时候,发现李东强的病房里早就没了李东强的影子。两个人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这件事如果真有问题我们也不要插手,如今我们已经不是组织的人了,最好不要再被卷进这种事情里。我听到风声说组织最近有件大案子要查。”楼听雨靠在薛琪的耳边轻声说道,“现在,我们先下班,夜班结束了。”

    听完之后薛琪就无语了,心想要是楼听雨心里没想着组织,为什么知道组织最近有大案子要查呢?心里明明觉得当初离开组织很不甘心,但嘴上就是不说,还不允许她说。啧啧啧,男人就是这种口是心非的动物。

    薛琪假装没发现楼听雨这些细节的样子,点了点头。

    李飞给李东强打了个电话,说那两人的背景已经都查到了。李东强让自己的儿子赶紧回家,他已经提前出院了。

    “明白了,我马上回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vfg.com  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